中華國術名人錄系列
-本會榮譽理事長 廖國正
Liao
從小習武,練就一身好功夫
廖榮譽理事長追尋武術至極之道

夢境啟發 心想事成
  在這夜深人靜的時分,窗外傳來了滴滴答答的聲音。忽然間一道金光從外面而入,我即時隨著那道光芒,咻的一聲翳入了蔚藍的天空,來到了彷彿世外桃源的地方,四面崇山峻嶺,窟洞連綿。我縱身一躍,跳到了頂上的窟洞裏,轟然一聲,眼前見到石縫裂開,裡面見到石墊上坐著一位老者,長髮披肩面露慈祥,微笑著向我招手。於是我躡手躡腳向前鞠躬行禮,突見那位老者來個三個前空後翻,比手畫腳二起腿、旋風腿、掃踉腿、擺蓮腿,最後來個鷂子翻身。忽然消失在一道金色光芒中,我定身一看,啊!那不是我們的達摩祖師爺嗎?跟我家裡崇拜的達摩尊者一模一樣。我頓時感到驚喜,緊接著想追隨著那道光芒而去。忽然間一陣大風向我吹來,我也跟著翻了好幾次身子,才猛然一醒。啊!我還是坐在椅子上,提筆寫我的自傳,原來,剛才那幕情景是一場南柯之景。

俠義情懷 決心學武
  記得上小學時,我的成績都是名列前矛,獲得三個市長的模範生獎。生性好打抱不平。有一次班上一位同學被我班上一位個子胖胖的周進興同學欺負,我看不過去,就跑去跟他理論。結果他將我抱起來壓在地上,我怎麼反抗都沒有辦法。於是,我發誓要像武俠小說裡的主角那樣學好一身功夫。

數十年來如一日
  在每天早上我六點起床後,就到我家附近,同安街底的中正橋下散步運動。連續幾個禮拜,我看到一位年近七十的老者在那邊比手畫腳、身手敏捷,他能單腳在地上掃好幾圈。在這因緣際會之下,我才知道他是一位深藏不露,從大陸來台的功夫高者。我從他那裡學會了一些濟弱扶貧、身法靈活的步法,從此我也就與武功結下了一身不解之緣。
很不容易的小學畢業了,我得了全校畢業生的第一名,接著考進了萬華中學,很榮幸的與我們連霸六屆的立委 李慶華為同學。因為在填鴨式的教育制度下,面臨了強大的升學壓力,幾乎沒有什麼童年,只有死讀書。一切以「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為目標。

Liao廖國正榮譽理事長 於家中頂樓著西裝演練劍術


國術社
  再次幸運的考上成功高中及台北工專,結果我選擇讀成功高中,為了將來的一張文憑,這次又再與慶華立委同學。首先聯課活動我進入了柔道社,當時的教練是赫赫有名的名師-黃滄浪先生。後來,因對國術的興趣,轉入了國術社。在我恩師-姜長根先生的調教下,於是練了一身防身功夫,也影響了我的一生。在成功國術社裡,我們幾乎把國術當作是第二生命。每天蹲馬步、練基本八大式,蹓腳練拳成了必要的工作。

苦練「硬功掌」
  恩師的一席話︰「練拳不練功,到頭一場空」,我選擇了練手上功夫「硬功掌」,它與「鐵砂掌」有類似。我練了兩年,吃夠了許多的苦頭,流了多少淚血,終於練成了硬功掌。在學校我喜好抱不平,記得有一次,李慶華立委的同班同學被高三同學欺侮,剛好我看到,立即上前勸架阻擋。

  學生時期每逢青年節、雙十節、光復節…等,我都奉恩師之命參與國術表演,很多場次,包括實踐堂、中山堂、國軍英雄館、社教館、體育協會、公賣局球場、體育館等。如今的功夫,其實是許多血汗換來的。名震當時,統一影業公司所拍的電影「虎父虎子」的場景裡,所有的刀、槍、劍、棍的武術鏡頭,都是我們當時冒著風雨在桃園的攝影棚內的傑作。導演丁善璽先生,武術指導是王剛先生。

正式拜師
  十九歲正式以中華習俗之禮,三跪九叩頭拜師在韓慶堂師爺們下,成了響震當時國術界的韓門五虎之ㄧ姜老師的大弟子。接著成功國術館的成立,在合江街我與台中縣議員游祥俊兄與賴武河兄登報招學生教武,所有收入我都交付與恩師。服役後,追隨恩師到各校當助教教國術,所到之處記得有:政治大學、清華大學、中正理工、新埔工專、師大附中、中正高中等校。在一次的際遇下,又奉了我結拜大哥簡欣哲先生,當時他執掌著台灣國術會,進入了「中國功夫雜誌社」裡服務。專責與各國各地來訪的武術先進們應酬、切磋武藝。

Liao
於台北街頭展現槍法

 

中華北少林長拳武術推展協會
  於西元2002年奉恩師之命,集合當時各期入門弟子與其所指導的學成立了「中華北少林長拳武術推展協會」。在恩師仙逝後,我承擔起了該會的理事長,繼老師之命發揚武術,任重道遠。由於使命感所使,我奉了製片人的要求,先後當了名響今日的歌唱名人蕭敬騰先生及金馬獎頒獎典禮的宣傳片納豆先生的武術老師,完成了他們所交付的任務,毫無報酬心甘情願的。這正是符合了本協會-中華北少林長拳武術推展協會的宗旨。

DSC00888
廖榮譽理事長指導納豆武術

 


廖榮譽理事長指導演藝明星蕭敬騰虎拳

          廖榮譽理事長盼武術界的同道們,今後能秉持愛護之心,繼續支持本協會,讓我們協會能在武術界上盡點綿帛之力,令我國粹發揚光大馳名於世界。

                                                                       謝謝各位的愛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