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術社、蠻牛、我                                 文 廖家麟
  在慈濟大學的東川堂,跟著蠻牛老師練拳已經好幾年了,慈濟大學國術社的社員們,即使在不同的時間,也能感受到這一個空間帶來的熟悉感,我曾經說過,哪一天我離開了花蓮,我最懷念的,大概就是國術社,還有這個充斥著蠻牛老師和我們笑聲與汗水的東川堂。

   曾經,慈大的國術社面臨了倒社的危機,這時候蠻牛老師的出現猶如救世主一般,靠著兩三位學長姊的苦撐,還有蠻牛老師的活力與熱情,總算撐過了這一段最艱困的歲月,我當初會參加國術社,也只是因為那麼一點點興趣,想不到就這樣的與蠻牛老師和這群好兄弟(姊妹)結下了不解之緣,人的緣分本就是件奇妙的事,就這樣一天天的,慈濟大學的國術社慢慢的茁壯起來,我們就是一群喜愛武術的好夥伴,雖然無奈的是,國術這樣的「小眾運動」,雖然很多人經過時會斜斜的瞧上一眼,甚至嘻笑的模仿,不知是時代背景的關係亦或西方文化的強力衝擊,多數年輕人寧可選擇去參加熱舞、街舞等舞蹈性社團,而不願在我們練習國術時多做停留,甚至有興趣的與我們交流,對我來說,以前總不免會覺得有些沮喪,甚至自己也曾經覺得在公開場所練拳很難為情,但現在反倒希望是不是真的有人會因為看到而加入我們,隨著時間消逝,我也從剛剛入門的菜鳥變成了社團裡的學長姐,羞愧的是自己練得不大好,卻也得在老師不在的時候,幫忙對學弟妹的教學,希望能讓學弟妹對國術跟這個社團更加的喜愛。


筆者(左一)與蠻牛廖嘉琛老師合影。

  蠻牛老師說過:「我將推廣中國傳統武術作為我一生的志業」,而他的身體力行總令我嘆服不已,老師以前會每個星期搭火車從花蓮到台北的政大與師兄弟一同練拳,現在攻讀博士學位之餘,還要抽空幫慈濟、東華甚至台東這三所大學的國術社授課,在任何可以推廣國術的場合,不遺餘力的用他的方法向所有人宣導國術的好處,同時也對其他的武術展現他寬廣的胸襟。當我在練拳遇上瓶頸時,抑或心情煩悶低落時,腦海只要浮現老師那無畏風雨的背影,那熟悉的風衣、國術褲和背包,就是激勵我,讓我能夠重拾自信的活力來源,上了大學後,當所有的老師只會在課堂上機械式的點名,學生連這些老師的名字都記不起來時,我總會想起我還有一個蠻牛老師,他是我所尊敬的一位真正的好老師,試問,現今大學裡,有多少老師記得所有學生的名字?有多少老師會在課堂外關心他的學生,為了見面沒幾次的新學生奔波,風雨無阻的來為學生上課卻毫無怨言,只是擔心學生不好好學習,除了社團的練習更關心到學校裡的課業表現?

  曾經聽老師這麼說過「我不怕學生笨,我只怕學生不肯學」,老師學有專精外,更多方涉獵許多領域之知識,除國術外在某些方面更提供我們許多思考方向,不只如此,蠻牛老師更加注意到學生品格的修養,平時便不斷會提點我們做人處事之道,我想,這樣的老師才能稱之為真正的老師,我能夠有幸跟著這樣一位好老師學習,實在是我莫大的機緣,如果要我說,進了大學到目前為止最大的收穫是什麼?我想我會毫不猶豫的回答說「我遇上了蠻牛老師,還有加入了慈大國術社」,有蠻牛老師這樣的Role Model,而社團裡也有能夠互相扶助、打氣的一群好夥伴,其實真的是很幸福。

第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