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拳心得                                    文 林佳萱

筆者楊家槍近影

  游錦鴻老師,跟了您至今已四載,在我最後的求學階段、也是最自由的學生時代認識了您,認識了國術。這次菁英盃比賽,是我畢業後的第一場,成績看似良好,但師徒四年,我知道沒有一套您感到滿意,那日槍一比完看您眉頭皺了一下,當下我心裡馬上知道「唉呀!完了!又沒打好!」

  我一直都很希望能夠像您一樣,達到您的要求,練出該練的東西,就像您說的「練拳就是練拳,不要特地為了比賽而失去平常真正該練的,比完就要忘記。因為冠軍只是曇花一現,年年都有新冠軍產生,唯有勤練不斷功夫才會留在身邊」,每次比賽就算不得名只要您的一句話稱讚也就夠了。

  您說沒有狀元老師,只有狀元學生,但我說,榮耀均歸於您,感謝您每次嚴厲的指導,否則我怎能夠知道自己的缺、知道自己還不夠好,時常警惕在心。我知道您說的,自信可以使自己的拳越練越好,可自傲只會讓自己越練越回去、看不清,甚至迷失了自己,我感謝您。

緣分之始
  我不是從小就開始練拳的人,或者說我從不認為自己有機會練拳。我很喜歡國術,只可惜從小媽媽不贊成,認為女孩子練拳太陽剛,以至於國術在我心中始終是個嚮往的名詞,從未想過今日之變化。

  政大,是一間很有文化氣息的學校,旁人只知其文,卻不知其也盛武。政大,是我與游老師緣分之始。我的膝蓋在國中受了傷,軟骨嚴重磨損,當時連蹲下都有問題更別說練拳,可仍在社團招生時去尋找國術社攤位。找到了攤位卻躊躇不前,抱著「看一看應該無妨」的心態,聽著黃志桓師兄的介紹,當下其實也不懂什麼是長拳,但師兄冒出的一句話「我們今晚有練習妳可以過來看看」,推辭老半天說不的我,晚上居然穿著牛仔褲出現了,沒想就這樣瞞著母親加入了國術社。(當然因為練拳都太晚回到家,沒有多久還是被發現了)

  每週兩次社課練習,什麼都不懂,老師說做什麼我就做什麼。踢腿法、蹲八大式很累,可是我就是不認輸、不希望因為自己是女生就可以少做一點,每當自己想放棄時,總有個念頭浮出來「大家都可以,我也可以!」因為練拳是不分男女的。練了一年下來膝蓋越來越健康,一開始害怕的膝蓋問題反倒是因為練了拳而逐漸好轉。暑假去大安跟著老師練拳,有次我看到師兄練了套小虎燕,開始對長拳套路有了疑惑,問老師「長拳總共有幾套?」老師告訴我長拳拳術主軸有十套,其他像羅漢拳、螳螂、紅拳這一類的拳術,一定得等長拳熟練後,方能習之,至於長拳十套,女生很少有人能練完,因為最後體力都會不夠。不曉得當時哪來的勇氣,我居然發下如此豪語「我想要練完十套長拳」,老師當下點個頭沒有拒絕,就說了一個「好」字,直到大四我才發現自己當初的傻,因為要學這些談何容易,不僅僅要時間心力、更重要的是毅力。

  槍為長兵之王,每次看到人家練槍就有種莫名的熱血,可在社上從未看到女生練槍,帶著這樣的好奇在大二下學期末開口問老師「女生能不能練槍?」當下得到一個晴天霹靂的答案,老師說他的槍沒有傳女生的,可我這個倔脾氣打死不放棄的過了一個月又問「為什麼楊門女將可以練槍?」老師笑著說「那是故事,根本沒有楊門女將」。為此我還特地去找資料,發現楊門女將真的是杜撰的!完全沒想過也不知道楊門女將並非史實,佩服老師學識之餘,卻也帶著極大的失落感,可沒想到週六到大安練拳,老師帶了兩桿槍叫我拿一桿,就這樣開始了我的楊家槍,我好奇的問為什麼不是少林槍,他說「既然妳真的想學,那學這一套足夠了」。老師解釋著不讓女生練槍的原因是因為練槍的氣要很足,而平時他也是用槍來練氣,每天至少要札上百槍,否則展現不出槍如遊龍的氣勢,因此後來才傳我太極拳來輔以練氣。

第 1 2 3